白灼

经常放毒不干正事望谅解……

求求各位了qwq

记得有篇文应该就是lofter 上的,Jason能听见死神来的声音,42互动比较多,最后有一只毛茸茸像蜘蛛的小怪物,求求各位知道的告知一下好吗,拜托了🙏🏻

我薛幻想

这里是一片我薛的肉,应该是我车力的巅峰了……观众老爷们有兴趣会把这个写成长篇qwq

 

链接在评论里

【我起】太阳风

脑洞一时爽,爽完火葬场。之前试了几次都被吞了,请走外链吧。ooc怪我,白起归我。有点点肉渣,然后蛮意识流的。看不懂怼我,我可乖了。QwQ

链接在评论

【周叶】雨烟

mmp果然不能摸鱼,等我打完再删,占tag致歉


苏黎世的天气最近不错,可毕竟是夏天,雨也总是突然而至。叶大领队拎着Alpha抑制剂,叼着烟盯着细密的雨帘挺歉意地开口:“不好意思啊,小周。雨停了再回去吧,训练晚些做没事吧?”他侧过头,分了些注意力给旁边沉默不语的青年,听见对方轻轻地应了一声便又继续去盯连绵的雨幕。

叶修的易感期将近,待在训练室里和一群Alpha在一起只会叫他更加烦躁,比忘了准备好抑制剂更烦躁。本来是打算趁着队员们训练的空档去买,顺便来包烟抽。倒是周泽楷追出来,跟着进了电梯,一路跟来了这儿。叶修能猜到他大概是要和他说些什么,倒也没拦他。只是谁会想到下了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要耽误他多少训练,叶修这样想着一边推敲着接下来的战术安排。等了半晌也没等到小青年组织好语言开口,倒是等到身侧斜插来一只手。手指细长有力,骨节分明,比起自己的来也不遑多让。这只手掌心朝上,手指半拢,正中赫然是他常抽的牌子,只是烟盒略微发皱。他有些压不下翘起的嘴角,来的路上这只手一直插在裤袋里动来动去,还有在他买针剂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目光,这是个贴心的孩子啊。他想着伸手取了那包烟,熟练地拆了包装猛吸一口。他听着可爱的后辈很轻很轻的低笑声,心跳不自觉地快了两拍。自知刚才的动作的确有些孩子气,他利落地收了烟问:“小周也抽这烟?要是知道你那里有还买针剂干什么?在这儿买的吗?这次谢了,周一轮休我请你去朋友那里吃饭。”周泽楷点点头,盯着叶修的眼睛说:“没瘾……商业街……送给前辈……”叶修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开口:“这是给荣耀之神的贡品吗?哥会保佑你拿个世界冠军的。下次我直接问你,你就点头或者摇头,会不会容易些?”青年闷声称是,听起来颇为委屈。叶修面朝他,背后是渐散的云。他笑时,太阳恰好冲破云层,在他的嘴角洒下一片光辉。在他脑后的天空上,七彩的虹在舒展着纤细柔韧的腰肢。

喜欢?喜欢啊。

出去挺长时间的两个人一回去就被围了起来,叶修神情极其自然地晃着手里装着针剂的袋子,从包围圈里钻出去的时候还不忘招呼沉默着的枪王。

轮休的那天下午,周泽楷结束了操作训练,退了账号卡打算回去换件衣服。心不在焉地挑了件新买的牛仔蓝衬衫,又配了条修身的西裤。在镜子前照了又照才抓着帽子和墨镜出门。叶修在门外等他,这会儿正靠着走廊的窗口旁吸烟。闻起来是他送给叶修的,这种有着抑制剂之称的香烟一直是叶修的最爱,他这也算是投机取巧。叶修听见了关门的动静

我也不知叫什么好

名字什么的我觉得还是高兴的时候再起吧,就是为了嫖老叶才写了这个文。ooc,极度ooc。如果你骂我,我真的会哭的。

回国的飞机已经降落在机场了,而中国队的领队却依然不见踪影。在众队员地毯式的搜查下,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五分钟里,叶领队才一脸苍白地出现在登机口。最终中国队连滚带爬、屁滚尿流地上了飞机。

回程的飞机上,叶领队特意捡了苏女神旁边的位子坐。飞机平稳后,他一脸可疑地扭捏着。苏沐橙是谁啊?她可认识叶修十来年了。从上飞机前他苍白的脸色和起飞时无意识攥紧扶手的动作就猜到了肯定有事发生。她放出了一些香甜的橙子味信息素想要安抚他的情绪,却发现他更加紧绷了。她听着叶修说他怀孕了,一脸的冷漠。叶修哥你肯定是在开我玩笑,她坚定地想着,直至叶修从裤兜里掏出一把两条红杠杠的Alpha专用验孕棒。她腾地一下站起来,转身就跑。在旁围观了她整套动作的叶神大大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子小羊习习听见了这边的动静,摘了眼罩往叶修的方向看。正好看见一手举着验孕棒(加s),一脸无辜的领队大人,忍不住尖叫出声:“叶修!你这是搞大了哪个Omega的肚子吗!”叶修一脸大写加粗的冷漠并在此表示:我能怎么办,我真的很绝望啊。

十分钟后,镇静下来的苏女神和孙·急需六个核桃·翔同学领着一群不明所以的国家队队员围上了他们敬爱的领队。乐乐看着叶修手里的两道杠s,欲言又止。最终在老叶关爱智障的眼神中,他开口问道:“老叶……原来你是Ome……”淡了不少的烟草味突然在空气中爆发,高等级Alpha的气息极具压迫性,空气在烟草味中安静下来。

孙翔小朋友秉承在怕空气突然宁静的信念继续撩拨呢老叶:“你把别的Alpha搞怀孕了?”叶神大大露齿一笑,把手里的红杠杠全塞给羊习习,并深情地说:“滚!”孙同学把手里的验孕棒分下去,叶修看着楚女王一脸嫌弃地用两个指甲夹着提醒道:“哥有记得涮。”楚女王以极快的手速改为用指甲掐着两边的姿势端着。叶修表示:呵。

黄少反复确认上面的信息素的确是老叶的气味后,人生第一次出现了欲言又止的情况。真是可怜呢,少天大大,荣耀皆知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呢。为少天大大点蜡,也为其他暗恋叶神的人点蜡。少天大大最终还是开口了:“老叶老叶老叶你是不是之前是不是约炮出了问题啊早说你喜欢Alpha找我啊正巧我可……”叶神怀揣着怀孕的人不适宜听太多不加标点的垃圾话的想法打断了少太难得大大的真情流露,以鼾声结束了还未来的拷问。为妄图表白的少天大大点蜡。

【原创】亚度尼斯之死(作者废话,盾铁很少大多是原创人物和Tony的互动)一

新年的钟声被敲响,周围透着孤寂的空气拢过来想把他拖下深渊。如果这里有个人就好了啊,这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怎么还会奢望有人陪在他的身边呢?他压抑不住在喉咙口翻涌的笑声,只好听着它们爆发出来的时候带着深深的悲哀。Rhodey在基地里复健,Vision正和他在一起。那孩子看起来比他自己要愧疚,这叫他更加难受了。明明是他不够好,明明是他带来了灾难,明明是他一手导致了这场决裂……可是,你叫他如何能在真相面前不发疯呢?他一直怨恨父亲剥夺了他母亲陪伴他的权利,可是事实呢?事实是有人从他身边抢走了他曾经以为唯一的和未曾接纳的亲情。他那么渴望,可是一切都是眼前无法拥抱到的虚影。

  

寂寞化成的魔鬼挟着空虚正谋划将他在寒冷中溺毙,他只能像条离了水的鱼似的垂死挣扎。谁都好,可不可以有人来救救他?他也不是全然不值得被爱,能不能让他在某片净土或是某个怀抱里长眠?现在仿佛有人在对他说话,但是对不起,他已经听不到了啊。来人扶起在地板上抽搐的他,温柔得能让一切风雨平息。他最终还是合上眼,在这个怀抱里睡去。

  

醒来像是过了很久,久到脑子生锈也说不定。要不然这么会在要比五角大楼还要安全的大厦里看见一个不可能有足够权限进入的陌生人?但是那人挺拔的身姿,棕黑的发和不俗的穿衣风格已经勾起他的兴趣。好奇总是能快速打败恐惧,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这冒失的来访者的容貌了。没等他采取什么行动,咖啡的苦香氤氲了这方安静的空间。他咽了咽口水,他很久没喝到这么好的手艺了,这勾起他的回忆。他喜欢谜底揭晓的时刻,男人有着高挺的鼻梁,深陷的眼窝和线条锋利的下颌。这是个很迷人的男人,眉目冷淡却能让无数女人痴狂。

  

抿直的唇线轻启,他说:“你好,Tony。”这可不太好,对方在尾音勾起的唇角让他看起来像是一汪春水般温润。Tony楞楞地看着他,不是因为被迷倒了而是惊讶。他问:“如果我想你是妖媚的,你也会变成那种感觉吗?”来人闻言轻笑,勾起一边唇角带了几分邪魅。

 

“哇哦,你是幻觉吗?”

“我不是幻视,我是你。”

  

不错的双关语,比许久未见的老友更加耐人寻味。但绝对比不过他出现的原因耐人深省,为什么一个陪伴他走出父母离世阴影的死人会再出现在他眼前?当年那条马路上淋漓的鲜血,难道是他的幻觉?这个人仍是当年的少年模样,而他在多年的煎熬和伤痛中早生华发。如果在早些时候,他或许还能有探寻其中缘由的精力,但是在现在的这段愤怒后的倦怠期里,他只想说句好久不见。也许还可以坐下来一起喝点什么,这样想着,他们并肩在楼下的吧台前享用着同一瓶美酒。他们一路交谈着,那人就像是想补全他缺席的时光似的一直追问着那些值得一提和本该深埋心底的经历。Tony没有任何不耐,他声音沉静,带着些许不屑和鄙夷更像是局外人一样平铺直叙,面上也是毫无波澜。看起来就像……就像那些跌宕起伏的情节不是他人生的一部分。

  

“Tony,想要个抱抱吗?”他原本是安静的听众,却还是在这种自虐似的叙述中打断了他,“恕我直言,你仿佛置身事外可事实上却没从这些中走出来。我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个我了,我现在可是个恶魔,是要把你拖下地狱的。”他向着Tony探去了半个身子,在他唇角上落下一吻。

 

“Adonis,是那些在地下的人叫你报复我吗?”

“不是,是我在底下太过想念你的美好。”

  

像是刚刚一样,这段对话再次戛然而止。两人都敛起眼睫,叫人看不清眉目、猜不透心思。没有人说话,沉默争先恐后地填满这里。先是一个缓慢的吻,用于试探彼此的决心。然后在对彼此的抚慰中,它开始变得激烈甚至用上了牙齿交战。两人交缠着走向最近的卧室,衣物撒了一地。Friday早就被迫下线,可忠实的摄像头还是沉默地把这些记录下来。

   

宿醉后早上总是会伴随着乱性吗?不然伟大的钢铁侠先生怎么会又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Adonis早醒了却不肯睁开眼睛,仍像是多少年前那个恣意飞扬的少年。他忽然敛下眉目,任凭自己沉浸在过往中,但装睡的人打断了他回忆过往的行为。两个人闹起来,像是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枕头、被子以及昨晚脱在床尾的衬衫都成了攻击敌方的道具,暂时达成和解的两个人并肩躺在一起喘着粗气聊起了天。不知谁提起来这个问题,它就在两个人试图参与没有自己存在自己的过往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出现了。

  

“你想原谅他们吗?”

“不是他们原谅我?”

   

Adonis转过头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又把脸转向另一边,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保持着沉默。忽然安静下来的空气带来了莫名的窒息感,青年忽然爬起来压在他身上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如果把他们带回来,能不能让你得到个机会解脱呢?”

   

Tony摇摇头刚想解释些什么,却发现他消失了。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昨晚的记忆都是幻觉一样。但是Adonis在落地窗前的阳光里衣冠整齐地向他挤挤眼睛后突然消失了,所以这些是幻觉还是真实?

  

Vision突然穿墙进来,他条件反射地将自己埋进床单里。

    

“您是带什么人回来过夜了吗?”

    

机器人在提起他不知名的床伴时皱起了眉头。Tony向床脚看,却没有看见本该在那里的另一件男士衬衫。因震惊而缩小的瞳孔成为数据库里的0和1,但是这个最智慧的造物却不能找到它背后的原因。

   

“Stark先生,Captain和Wanda做了早餐,请问您要出席吗?”

  

Tony把脸埋进手里缓慢地点点头,Vision知道这是同意并不久就到的意思,他走出这个房间。Tony听着他关门的声音心里想:终于会走门了啊。他机械地穿上昨天的T恤、长裤,他很确定就在几个小时前还只有他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大厦里。但是几小时后的现在,他的队友、他曾经的家人们又回到了这里,仿佛回到一切的开端、故事未曾开始的章节似的。他走到洗漱间打理好自己,突然就笑出来。Adonis在他身后正朝他挤眉弄眼呢,他突然意识到这是Adonis的手笔。他想做什么?把他带到幻觉里有什么用呢?

  

他拍拍脸颊,让它们看起来不至于太过苍白。来吧,让他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梦境等待着他。他推开门走出去,正巧看见Barnes走过来。他看上去像是刚刚洗过澡,他指指电梯的方向,Tony知道这是一个友好的邀请,他们沉默着到了餐厅。Clint在和Sam争夺最佳小鸟的称号,Natasha端着一杯牛奶在旁边看戏,小情侣正在一起蜜语,Cap在厨房里忙活最后一道菜,那个新人在帮忙往桌子上端那些热气腾腾的食物。他沉默地坐下,不像是他平日里的风格。事实上,在奥创事件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这样温馨的时刻了。所有人坐好后,他旁边除了好队长还有一个空位。电梯门打开,Bruce从里面走出来,他满面歉意,一坐下就不停的说着抱歉。Tony扬起眉毛,他看起来很高兴。

   

“Bruce,实验如何?”

   

这餐桌上的其余人都忍不住的摇头,大概他们又要开始说“英语”了吧。但是一向喜欢开始那种局面的Tony意外的收了声,他示意大胸甜心来宣布开饭。这是对的,看着无论在现实里还是还是梦境中都是如此迅猛的动作,简直像是灾难后初次领到赈灾物资的难民。

   

“而且是饿了很久的那种。”

“形容得如此生动。”

   

Cap侧过头看着他,像是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但其实他没有,他只是用温和的眼神询问他是否喜欢今天的早饭。Tony想像以前那样点点头,但是突如其来的愤怒驱使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他站起来,怒火却消失了。他们跟现实中的那些有什么关系呢,从那里来的怒火他无法在这里让它们燃烧。他抿紧嘴唇,一脸的狂热。他歉意地笑笑,跑进了电梯。餐桌上没有异议的声音,他们都习惯了他间歇性的学术发疯。

   

电梯门关上前的瞬间,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张温馨的餐桌。发软的双脚支撑不住身体,坐倒在暗红色的地毯上。Adonis先于他的好姑娘提供了帮助,他把他揽进怀里。他忠实的老朋友提供的帮助就快要让他发疯了,这恍如真实的梦境比曾经幻想得更加美好。可是这也更叫他想要摧毁、撕毁这些温暖的幻想。

【盾铁】梦见

写在前文。写给一对爱情鸟🐦的贺文,但其实这个的前身早就有了。感觉不是很虐,希望看的人能喜欢。嗯,就是这样。
 
 
在一片无尽的黑夜中突然亮起来一点蓝光。在这片苍黑色的空间里,它是唯一的光源。他迈动发软的双腿走过去,蓝光暗了暗,像是去了锋芒后的温软模样。他像是个瘾君子一样凑近它,吸取那抹冷光带来的温度。它看起来是冷的、不近人情似的,但事实上,它给空旷死寂的这里增添的不只有光明,还有久违的、像是阳光的温暖。像是多年前,布鲁克林被阳光侵染的蓝天。不,不像。它要更美,像是西伯利亚……西伯利亚?他从来没去过那里,但是它其实像是被雪和低温洗礼过的,高远深邃的苍旻。他为它惊叹、为它折服。
 
它像是火焰似的晃动了一下,在黑暗中变得没那么显眼了。可是,那是光啊。在这无边深夜中,唯一的光源。他匍匐着,脸贴着冰凉光滑的地面。颤抖着把脸凑过去,用失了血色的唇去试探它是否留有余温。它没有失温,它反而是变得更加温暖了,像是一个有着跳动的蓝色火焰的火炉。火焰纯粹的蓝倒映在他蓝色的眼睛里,点点极浅极浅的绿慢慢浮现。他抱住它,嘴里在喊着不知谁的名字。
 
“醒醒,别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有个好听的女声划开这片墨色。更亮、更冷的白光洒进来,他无力地想挽留消散于亮光中的蓝色。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眼中的绿色渐渐湮灭。
 
“队长,希望你没忘了我们今天的任务。”一个红发女人倚在门框上笑着看他,如果是在平时他肯定会红着脸叫她出去。但是今天,为什么是今天呢?为什么要是我去呢?Steve这样想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精神却还留在那个无意义却叫他悲伤的梦里。他捏住衣服下摆,拉过头顶然后一把甩进洗衣篮里。他听见Natasha在背后像个流氓一样吹着口哨,他应该去制止她,然后告诉她这不对。但是今天,他不想这样做。
  
他走进浴室,拉开抽屉,拿出一只造型奇特的剃须刀。淡青色的胡茬不再能覆盖他完美的下巴了,他掬起一捧水,拍在脸上。一些细屑随着水一起砸进水池,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嘿,Steve,你一定能熬过今天的。相信……相信你自己。
 
Natasha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真感谢她现在不在这里。要是她不肯走,他也实在没那个心力去叫她离开。他打开衣柜,取下最里面的那套西装。那是一套铁灰色的缎面西装,也许不适合今天。但是,他答应了T……他不能毁约。他浑浑噩噩地把自己塞进西装里,准确地扣好每一粒扣子,抚平衬衫的褶皱,把它的下摆掖进西装裤里。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系上藏蓝色带暗纹的领带。他看起来很帅,可是没人会再在他把自己打理好的时候来捣乱了。
 
他走下楼,成员们都在等着他。这乌压压的一片,真是刺眼。他从他们身边走过,迈着坚定的步伐,似乎不曾被重担压垮。铁灰在一片黑色中还是十分明显的,毕竟连幻视都穿上了表示哀悼的黑色。也许他更需要给自己换个配色?Steve这样想着,率先走出了大门。
 
没有闪光灯,没有采访。所有人都是安静着的,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天的到来。有一些反派也来了,作为一个正常人到这宁静的地方来。他们不出声,也没什么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简单的,来这里出席一个需要雕像的活动。他肩上是被国旗裹着的黑色棺榇,Rhodes上校在他右后方。所有人都是沉默的。当细软的泥土渐渐掩盖了他丈夫的棺椁,人群中渐渐传来了啜泣声。然后那声音越变越大,所有人都在哭。那故去的人的对手、亲人、朋友都在哭泣。
 
Steve站在一片黑色中是那么显眼。人们中传出声音质问他为什么不尊重死者,为什么不曾流泪。他愣了愣,眼泪却夺眶而出。
 
“我答应了他,要在他葬礼上穿我们结婚时的礼服啊。”尾音消失在他的泣不成声中,未出口的是,他也答应了我不会再为了拯救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的丈夫,Tony•Stark,AKA Iron Man,他违约了。他把自己的生命系在了一颗随时爆炸的核弹上,再一次向着虫洞飞去。Hulk还是接住了他,只是没能见到他醒来。爆炸的余波带走了他,他死在了无边星辰间,躯壳得幸回到了爱他的人们身边。

《Blond Hair》

西芙基妹瞩目!百合!百合!百合!
来来来,发车了
有些烂尾了。。。。
 
众所周知,神王一家都是金发。而可怜的二公主,那个小甜心却是黑发。对,是的。重启之后,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比如Mr.Loki变成了Miss.Loki,神家两兄妹的年龄差成功让Thor看上去像是爸爸,而Odin看上去简直跟祖宗一样。虽然是重启之后,但是很多人的记忆都被保留下来了。以至于没有以前记忆的小公主晚了很久的第一次出现时,差点被一群大人给吓哭了。感谢Fandral,不要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还真没人发现这位原来是位小公主。之后就是众人鸡飞狗跳地安慰着抽噎着的小公主,她就是不肯哭出来,眼泪在漂亮的绿眼睛周围打转。在一旁的Sif看得急了,把小姑娘抱起来轻轻拍抚她的后背。Sif的性格还是像以前一样火爆,只是她的头发就像是秋天金黄色的麦田一样灿烂。嗯,标准的神王家媳妇啊。当然,我是开玩笑的。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下一个定论,不是吗?反正小姑娘在Sif的怀里开始小声地哭,声音很低很低,一直哭到睡着。

小公主真的很可爱,整个人小小的一只,黑色的半长发和漂亮的绿眼睛,简直像个洋娃娃。但是她还是不受人疼爱,可能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对曾经那位高大俊美的邪神先生心有芥蒂吧。他们都不喜欢提起他,也不喜欢看见她。小姑娘总是躲起来委屈的哭,而且还是每次都只躲在Sif的房间里。对此Sif也表示十分的无奈,以前说你娘们叽叽的是我错了,不要再找我哭了好吗?可是,她还是每次都会把小公主抱进怀里,听着她小声地哭泣,一直到她睡着。

小公主依旧和以前一样喜欢恶作剧,有时会给Thor的锤子系上可爱的蝴蝶结,有时会把Fandral的杯子里的蜜酒换成果汁,有时会躲在Odin的披风下面……还有次偷偷把宴会用的菜全都给了Volstagg。但是没有比这次更让人气愤的了,她趁着Sif睡着的时候摸进Sif的房间把她的长发剪掉了不短的一截。

Sif醒来的时候有点懵,但是她知道是谁做的,她早想剪掉些了。现在看来,小姑娘剪掉她头发的事也没有那么令人不能接受。她这样出现在训练场,简直吓傻了一票人。Sif的及膝金发现在堪堪到腰间,但是被修剪得很好看。层次感十足,还被细心的弄出了卷度。看上去很美,但是要知道,Sif的头发几乎可以说是跟她的生命条绑在一起了。在众人印象中,她从来不舍得碰她那头宝贝头发。可是他们肯定不知道,有个小宝贝每次哭的时候都会紧紧抓着她的发尾。那还挺疼的。

Thor今天在看见Sif之后就跑了,可能他心里还是害怕有人向他指责Loki吧。Loki做了那么多事,可是那些还没发生,根本无从指责。他一路想着怎么对待Loki,很快就到了她的寝宫。他心情复杂地推开她的门,看到Loki拿着一缕长长的金发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气愤地走过去,一巴掌甩在小姑娘的脸上。整个寝宫里回荡着他的怒吼:“Loki,去向Sif道歉!然后,我要关你禁闭!”小姑娘顶着红红的巴掌印撞开Thor跑掉了,走时也不忘捏着那缕金发。在Thor最后一次看见她眼睛的时候,记住的是她的眼泪。

Thor捏捏眉间,Loki总是在做一些让他难堪的事。这事在重启之前也有发生过,但那时所有人都是小孩子。没人去问Loki为什么那么做,Thor去安慰他却被轰出来,于是就走了。即使是现在,他也不知道在房间里哭得瑟瑟发抖的Loki是为了什么才去恶作剧。不过更可能的是,他连Loki那时在哭都不知道吧。

所有人都以为Loki又跑到Sif那里哭了,除了Sif。她什么都不知道,当Forriga站在她对面说是来接Loki的时候,她完全傻了。她甚至真的回头看看床上是否有位睡着的小公主,但是很可惜,没有。
 
整个仙宫都乱了。二公主不见了!几乎是所有的神仆都自发在休息时间出去寻找他们的公主殿下,她那么可爱万一被哪个不长眼的伤到了怎么办?Volstagg竟然意外的最早的参与其中,当其他人问起来的时候,他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想她也许没那坏,上次宴会的事是我先说我饿了,还挑唆她去搅乱宴会的……”这方空间都安静了,Sif转身跑出去。但是“男孩”们还是像钉在原地一样。

Sif总是能找到Loki,这次也不例外。她找到Loki的时候,她正在一片雪地上哭泣。那是Jothuheim和Asgard的交界,小小的Loki把头埋进膝盖间,皮肤显露着不寻常的光晕。Sif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正抬起一只手想去碰她。Loki用手臂挥开了她,唯一能被看见的手腕是一种触目惊心的蓝。

“你知道吗,Sif?我一直以为你们不喜欢我是因为我还不够好,所以我一直在拼命追赶你们的脚步。前天我听他们说,只有金发才是神王家的标志。我打了你头发的主意,对不起。可是我只想离Father和Brother近一点。Mama说她爱我,可是……她不爱我。我恨怜悯和惧怕。”她顿了顿,Sif也跟着从对方悲伤的情绪中得以休息一会儿。她又接着说,“可是,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对这些感到厌弃。有过你给我纯粹的疼爱,我只想要更多。想更多的人看见我。所以我去恶作剧,可你们,只是在指责我。你们从不问我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是想你们,陪我一下,夸夸我。”她开始哭起来,一边把远离Sif的那只手里拿着的东西往头上戴。那是一顶金色的假发,Sif想,她知道Loki为什么要剪她的头发了。“嘿,Sif。你知道吗?我本来想带着这假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见他们,告诉他们我现在也是有金发的了。我跟他们是一样的,我这下会是他们心爱的小公主了。可……”她抬起一只手,对着刺目的光看去。“他们不爱我,我一直都在为此耿耿于怀。难道因为我年纪太小?难道因为我是个女孩子?难道是我还不够优秀?我猜测过无数理由,可我从来没想到也没想过。我,是个霜巨人。”她终于肯抬起脸来,蓝色的皮肤称着红色的纹路真的是丑爆了。更何况有一半脸还红着,但是她想她喜欢这个丑爆了的霜巨人。Loki张开双臂,姿势像是只蓝羽毛的鸟儿。配上她发颤的身体,就像只执拗飞翔的鸟儿标本。“Sif,抱抱我好吗?”

Sif站起来,换到正对着Loki的方向。弯下腰抱她起来。Loki能听见她说:“我想我喜欢你,Loki。给我个能对你好的理由好吗?”Loki的表情混杂着许多她看不懂的表情。她说,为什么不再早点呢?然后,Sif就晕了过去。在失去意识前,她感受到Loki烙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跟着一个高大的霜巨人离开了。但是在醒来后,她为此三缄其口。她得保护好心爱的公主殿下,不是吗?

几年以后,Jothuheim的公主殿下被整个九界所知,整个Jothuheim都爱她。在与Asgard的争斗中,Jothuheim也因为这位公主殿下而逐渐有了生机。两国经过漫长的谈判,终于决定停战。但是公主殿下,必须要嫁到Asgard去。但可没那么容易,要嫁?必须是公主殿下满意的人才行。神域自从Loki离开了,就整日死气沉沉的。不知道Loki去了哪里,Heimdallr也看不见她。Sif卷着她自己的长发,心里忍不住有甜甜的泡泡在冒出来。担心被和亲Thor和兴致勃勃的Fandral,对不起了,这位公主可是我的。

心中重复着我的,Sif的心情好到无以复加。一个神仆跑过去叫她去金殿,Jothuheim的使者到了。她转身就往金殿跑,她的公主殿下来了!到了金殿门口就听见Thor的大嗓门在喊:“不,我绝对不会娶她!”Sif整整衣服,心想:没关系的Thor,全神域都知道我那么爱你,肯定是不介意替你去和亲的。传令官的一声高亢尖锐的传报,可算是打断了这两位之间的争吵。Sif走进去,发现Jothuheim的使者也在。天啊,他不会认出来我吧?Sif在心中哀嚎,但是礼节可是一点都没缺。

“Laufeyson殿下驾到——”传令官极富穿透性的声音再次传来,Sif心中激荡着思念和甜蜜。我的公主殿下,你来了。Sif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Loki近年高调的作为就差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为什么这些人从没想到这个可能呢?
 
屋子里的光线突然变暗,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倩影走进来,裙角飞扬,像是雨夜里浮动的云层。蓝色的皮肤衬着艳红的纹路竟也是美的。那些 Jothuheim 人单膝跪在地上,表现出极大的忠诚。而那位 Laufeyson殿下走过去按住领头人的肩膀示意他起身。

她开口,是很好听的柔媚声音:“真是巧极了,我也不喜欢这位Odinson殿下。”她弹弹指甲,Sif心里满是妒火。不许看她!那么美丽的她是,我的。她突然在为自己对Loki可怕的占有欲感到疑惑,我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可……她想起窝在她怀里哭泣的小公主,在阳光下笑着的小姑娘,在那天看起来像是雏鸟的小霜巨人……这份爱在心里扎根太久,现时显露出来竟发觉它早就开始了、无从追究。
 
空间里一时满是她刻有恶毒的嗓音“要是那么难以抉择,不如……”她用手指指向Sif,“把那个傻妞给我做丈夫都比Odinson殿下好。”满殿愕然,Odin考虑了一下竟然答应了这位 Laufeyson殿下。Sif表示,这个 Asgard没救了。但她还是忍着心里的高兴装出一副期期艾艾看着Thor的样子领下了Odin的命令。
 
婚礼很盛大,即使没有新郎也超级赞。Sif被Odin带到Loki面前,他说:“如果从一开始我没把你带回来,也许你会被冻死在你的故土。但更可能你会现在一样现在幸福。”他摸摸呆愣的公主殿下的脑袋,一层薄薄的冰覆盖在他的手上。“要幸福,这是来自一位不负责任的父亲的请求。”他执起Sif的手搭在Loki的手上。

“礼成——”礼官尖锐刺耳的声音像是一把刀在切割着她的神经,她哭了出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那位潜藏在身体里的邪神先生在哭吧。
 
那些故去的、没可能再发生的一切都远去了,那位先生永远的湮灭了。Loki哭到在她的新娘怀里,渐渐显露她的神族面容。鸦羽的发,光洁的额,翠绿的眸,饱满的唇,挺翘的胸臀和笔直的长腿。她实在是太美了,周围的人很快认出她到底是谁。而那些知道曾经的真相的人很快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有什么用呢?她有了爱她的妻子,现在也不会再因为被冷落而伤心。毕竟Jothuheim人都恨不得把这位和善可爱的公主殿下缩小了放进衣兜里带着,她不被这群人缠得头疼就不错了。她再也不会为自己的黑发感到困扰了。
 
最后的最后,公主和她的女武神一直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Sif最终,还是做了神王家的媳妇。

【麒零水仙】镜像世界『高瞩目,有肉慎入』壹
满脑子小黄文,没想好题目,应该不会很长。本篇属于系列第一篇,不一定会写多少写多长。喜欢欢迎戳我,不喜欢就算了。写给自己的脑洞我觉得不需要分的那么清。但你们喜欢就是最好的啦。

没想好,有毒CP安利,顺便表白王爵,没写完

表白跟我对戏的特蕾娅。其实还算好吃你信我,就是OOC了,毕竟演绎的是跟原著没什么关系的支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的私设还特多。写完就能看明白了。

用“我无法选择再爱你”结尾

这样子的麒零真叫人觉得陌生。他不再把半长的头发扎起来,而是散在耳边;不再穿银尘风格——捂得严严实实的类型,而是露出部分比较多的风格;不爱笑,一笑起来就是冷笑……侵蚀者风格?还是只是像了特蕾娅而已?银尘忍不住这样想。

幽冥站在他旁边,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身体倒是僵硬得像是石头。特蕾娅这时窝在黑色天鹅绒的毯子里,若是放在以前。他们还没进来她早就把自己打理得闪闪发亮,等着他们了。但是现在,她穿着淡粉色的纱裙,裹着被子翻进了麒零的怀里。像是一个天真的小姑娘,幽冥突然这样想。但是,在麒零身边的她,不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姑娘吗?
 
“王爵,醒醒。”麒零不知道什么时候过了变声期,现在的声音略微低沉富有磁性。但是银尘却被话的内容惊呆了。麒零,他的使徒,现任水源七度王爵。在叫,特蕾娅——王爵?他心里突然涌起不合时宜的嫉妒。这种嫉妒无迹可寻、无处安放,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嫉妒。他离开了、没再回来,现在却因为麒零一句对别人喊的“王爵”心中醋海翻波。